contact
?
經典案例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經典案例 > 正文

單位車輛運營安全誰負責?


發布時間:2018-01-25 14:43:52

1 職工駕駛單位車輛肇事由單位賠償

    ■案情:

    2014年3月14日晚6時許,某駕校副校長趙某駕駛單位的學字號小型轎車,沿涿州市107國道由北向南行駛至東方大酒店前,因采取措施不當駛入逆行,與對向行駛的張某駕駛小型私家車相撞,致使雙方車輛損壞,趙某及乘車人趙某某、張某受傷。其中,趙某經搶救無效死亡。經涿州市公安交通管理大隊認定,趙某負此事故主要責任,張某負次要責任,乘車人趙某某無責任。張某駕駛車輛所有人為駱某。

    某駕校稱,趙某是借用本單位的學字號轎車在18點下班后,在接女兒下班回家的途中發生的交通事故。趙某本身具有合法駕駛資格,所借車輛也不存在任何瑕疵,駕校出借車輛并沒有過錯,根據侵權責任法第49條規定,不應承擔賠償責任。本次事故是死者趙某個人行為導致,而非職務行為,趙某是駕校副校長與本次事故沒有因果關系。

    ■說法:

    一審法院認為,肇事登記所有人為某駕校,且該車在某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。某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責任限額內賠償張某12萬元,不足部分由某駕校按事故責任比例承擔70%,張某自行承擔30%;由某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責任限額內賠償駱某2000元,不足部分由某駕校按事故責任比例承擔70%。某駕校辯稱事故發生時趙某非職務行為,該校不應承擔賠償責任,未提供證據證實,不予采信。

    一審判決:某保險公司給付張某各項經濟損失12萬元,給付駱某財產損失2000元。某駕校給付張某剩余經濟損失147630.42元,給付車主駱某剩余財產損失17010元。駁回張某、駱某的其他訴訟請求。

    某駕校不服提起上訴。二審法院認為, 張某認為趙某的行為系職務行為,故向某駕校主張相應賠償責任。某駕校主張肇事車輛是出借給趙某,但未就此提供任何證據。由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第九條規定可看出,判斷是否是職務行為,應以客觀標準作為依據,凡在客觀上足以認為其與執行職務有關的,其行為均可認定為職務行為。綜觀本案情形,趙某作為上訴人某駕校的副校長,駕駛車輛亦歸屬某駕校單位所有,發生交通事故,一審認定應由某駕校承擔賠償責任,并無不當。

    2016年4月28日,二審判決如下: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    ■提醒:

    單位職工駕駛本單位車輛發生交通事故,這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少見。對外而言,單位與被侵權人之間存在侵權責任法律關系。根據侵權責任法第四十九條、第五十條的規定,原則上由機動車的運行支配和運行利益的享有者承擔責任,由所有人或管理人承擔過錯責任。單位是其車輛的所有者和管理者,也享有運行支配和運行利益。

    對內而言,單位是法律擬制的承擔法律責任的主體,單位對其名下機動車的所有、管理和使用,必定通過其員工實現,相關法律責任應由單位來承擔。債權責任法34條規定,“用人單位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,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。勞務派遣期間,被派遣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,由接受勞務派遣的用工單位承擔侵權責任;勞務派遣單位有過錯的,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?!?第35條規定,“個人之間形成勞務關系,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造成他人損害的,由接受勞務一方承擔侵權責任?!币虼?,單位加強對其車輛的管理,在法律上負有法定義務,在實踐上具有充分現實條件。至于單位對違法或違反合同約定的員工的追償,侵權責任法也予以一定的保護和支持。

 

?
Copyright ? 2017 - 2018 律店 All Rights Reserved
J8彩票游戏